• <delect id="1fwcc"></delect>

          旅行家专栏 > 西闪的专栏 > 贝尔加马的人们(下)

          贝尔加马的人们(下)

          By 西闪 2019-03-11
         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1670人阅读

          阿克罗波利斯酒店格局不大,与其说酒店,不如叫客栈。以前就是“Guest House”,后来新添了一个比浴缸大不了多少的露天泳池,便自我升级?#38378;?#37202;店。不过我倒是?#19981;端?#30340;客栈风格,尤其是庭院里看似漫不经心却又层次分明的各色花草,以及两棵刚刚结出青桔的小树。打理全都仰?#36947;?#26495;的母亲。老人家70岁了,仍然活力十足,她是阿克罗波利斯酒店的灵魂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酒店老板待人也很周到,身材魁梧高大,一头卷发,面容像一个希腊人,不爱说话,但对旅客的帮助可谓?#20811;?#20837;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贝尔加马,我们唯一的烦恼是如何离开贝尔加马。之前我们从棉花堡出发,在伊兹密尔中转,一路顺畅地抵达了这里,却没想到这里并非公路网络的重要节点。大多数长途巴士都不经过这里,少数经过?#35828;?#30340;巴士也只在远郊的汽车站短暂停留。更何况我们要去的下一个目的地也很偏僻,很可能不在长途车停靠的站点之?#23567;?#37202;店老板坐在他的办公桌前,电话兼电脑,询问查寻搜索,最后无奈地告诉我们,还是得去远郊的车站实地问一问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贝尔加马古城2014年列入世界文化遗产,政府?#21448;?#30475;到商机,在距离城区约7公里的地?#21483;?#24314;了一座大型的长?#37202;?#36710;站。大手笔却不见大回报,大白天候车厅一个乘客也没?#26657;?#36830;售?#36125;?#37117;窗口紧闭。好不容易看见一个清洁工,一问才知道,售?#36125;?#19979;午3点才办理业务。来回不容易,我们只得坐等两小时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枯坐中回想城中恢弘的卫城,还有那红色教堂(Red Hall),如何与这粗笨的车站相匹配?卫城离酒店不远,教堂更近,就坐落在酒店旁边。起初我以为是早期基督教的建筑,空地上立着的狮头人身塑像却在暗示这些砖石梁柱有更久远的历史。虽说从材质判断塑像为新近复建,但这个埃及神话中的战争女神塞赫迈特(Sekhmet)却说明教堂与神庙脱不了?#19978;怠?#22312;复杂的格局?#26657;?#36824;有两个像粮仓一般的小型圆顶建筑,分明又是伊斯兰风格。可见历史和宗教之间的纠缠多么难解。后来我才得知,还有人依据《圣经》把这里叫做“撒旦王座”,复?#21448;?#21448;平添一份荒诞。


          (塞赫迈特塑像)

          (红教堂外立面)

          (红教堂)

          (卫城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空旷的候车厅里继续枯坐,忽然进来一?#24674;心?#22899;士。没有罩袍也没有头巾,拎着一个黑色的挎包,近乎白色的浅绿衬衣,过耳的栗色短发,除了面容,普普通通一如国内常见。在这偏僻之地撞见几个东亚怪客,看来她相当吃惊。她拘谨地微笑,?#20173;对?#22320;坐下,似乎又很兴奋,怯怯地靠近,坐在与我们相隔一席的椅?#30001;希?#29992;只能会意的英语问我们从哪里来。像大多数时候一样,我们都回答“Chin”,发音似“秦”,这是土耳其人对中国的一贯称呼。听到答案,她坐直腰板,抿了抿嘴,显得更加兴奋,可是接下来的问话在我们听来还是老一句“where are you from?”而我们相同的回答显然没有让她满意。我们又抛出Sichuan、Chengdu、Panda等字眼,她仍然摇头。她用土耳其语连比带画地说了一堆话,急得?#25104;?#36890;红,鼻尖冒出细汗。还是?#29992;?#21892;解人意,他说我明白了,她要讲的是她的家人在中国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朝着这个方向进一步沟通,果然如此,她的儿子在北京留学。我们一直没听出“Peking”就是北京。问她儿子学什么?#20811;缸?#33258;己的嘴,一开始我以为是牙医,多番交流,原来是学汉语。她又从挎包里掏出钱?#26657;?#37324;面有儿子的黑白照片。我们一起夸赞她的儿子英俊帅气,她很开心地笑,说儿子将来想做翻译,前不久她还去了北京看望他,说着说着眼中漾起浓浓的思念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一辆大巴开来,停在大门外,女士起身和我们?#24403;?#21578;别。向异乡人诉说也许是舒解思亲之苦的难得机会,我很高兴自己?#20197;说?#25104;为思念中的一个媒介。即使微不足道,也算机缘巧合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女士是来贝尔加马走亲戚的,家在30公里外的海滨小镇迪基利(Dikill)。那里靠近爱琴海,与希腊的莱斯沃斯岛隔海相望,也是我们前往下一个城市的必经之地。在那不起眼的小地方,发生过不少妻离?#30001;?#23478;破人亡的故事。久远如希土战争(1919-1922)期间,无数人在?#35828;?#29983;离死别,那情景海明威在小?#36947;?#25551;述过。最近的则是叙利亚的难民,他们中很多人从迪基利逃到莱斯沃斯?#28023;?#21518;来又被希腊遣返回土耳其。我想,一个生活在迪基利的母亲一定比我更理解思亲之苦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当我们的大巴经过迪基利,小城非常安静。?#32769;?#21487;见莱斯沃斯岛的轮廓,漂浮在蓝灰色的大海里。


          (通往酒店的小路)


    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    微信公众账号:“寻找旅行家”,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?#24700;攏?#27426;迎关注,互动有奖^_^



          西闪

          独立作家、评论家,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,著?#23567;端?#24819;光谱》、《人的展开》、《书卷山城》、《普通读者》等书。?#24700;?#24120;发表于《新京报》、《东方历史评论》、《南方都市报》、《南都周刊》等?#25945;澹?#30446;前在?#30701;?#35759;·大家》设有专栏。

          专栏最热?#24700;?/h2>

          专栏其他作者

          • ???м?王郢?????

            王郢

            10年行走藏区,曾在拉萨做过4年多小客栈,目前暂居大理;曾在报社和?#21448;救沃?#32534;辑多年,因为想看更多的别人的生活而选择自由职业。
          • ???м?张洁平?????

            张洁平

            香港?#25945;?#20154;,曾?#27779;啊?#20122;洲周刊》、?#22534;?#20809;时务》,现任《号外》?#21448;?#21103;主编。
          • ???м?张三?????

            张三

            《新旅行》《?#38706;?#26143;球》《风景名胜?#36820;仍又?#25776;稿人,?#19981;短?#38505;,尝试一切未知,坚信一个人只要知道上哪儿去,全世界都会给他让路。
          • ???м?J调de华丽?????

            J调de华丽

            2013年新浪十大旅行家唯一女性入选者,蚂蜂窝旅行家,知名旅行博主,专栏作家;《摄影旅游》《城市地理?#21448;盡貳?#26053;行家》等国内多家旅游报刊?#21448;?#25776;稿人;曾?#21355;?#36807;意大利、挪威、冰岛、西班牙、日本、希腊、法国、新西兰、塞舌尔、毛里求斯、留尼汪、尼泊尔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          • ???м?张弛?????

            张弛

            生于沈阳,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学院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著?#23567;?#21271;京病人》、《我们都去海拉尔》、《夜行动物馆》等。
    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    意见反馈
          页面底部
          福建22选5什么时候开奖
        1. <delect id="1fwcc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1. <delect id="1fwcc"></delect>